mg网上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女性言情 > 综合其他 > 讨债阴灵:冥家夫君请上塌

第一百三十一章 出现的陈姨

  • 作者:异瞳
  • 类别:综合其他
  • 更新时间:1个月前
  • 本章字数:3546

这一切发生的那么自然,就好像是这个老人家身上的某一粒扣子掉下来,然后他重新又捡起了一般。

他将眼珠子捡起来按到眼眶里面之后还机械般的转了转,最后抬头看向我这边。

“不好意思啊,让你们见笑了!”老人咧嘴一笑,笑了起来,但是他咧嘴一笑的时候,嘴巴里面的那口牙齿竟然开始疯狂的朝外生长,一下子便呲到了嘴巴外面。

然后那老人整个人开始发生了变化,原先鼓胀起来的衣服现在瞬间就干瘪了下去,挂在身上被风一吹直晃荡。

咯咯咯~

老人忽然的笑了笑,小声凄厉入骨,吓人的厉害。

“你们来这里了?那么多年了,我在这里等了那么多年了,你总算是来了~”

老人说话的声音幽幽的,像是从地狱里面传出来的一般。

就在他说话的时候,四周忽然的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原先在屋顶的那些蜘蛛网上面竟然爬满了蜘蛛,就和刚刚老人身上的蜘蛛是一样的。

黑色的蜘蛛密密麻麻的在我们的头顶不停的爬来爬去,十分的恐怖。

那个老人往前走了一步,在他的脚下就留下了一个脚印,脚印里面竟然是许多的小蜘蛛。

那些小蜘蛛就好像是从老人的身体里面长出来的一样,从他的骨头里面出来。

“不好了,这些东西可是很厉害的,你们看地面的木板!”小道士大声的喊了一句,然后直接跳到了一张桌子上面。

小道士的话刚刚说完,我就看到地面的木板上面果然出现了一丝丝的黑烟,那些蜘蛛将地面都腐蚀出了一个个的洞。

木板的底下是空的,腐烂了以后,可以看到底下竟然有红艳艳的灯光在下面不停的耸动。

那个老人浑身上下都只是被一块薄薄的黑布包着,身上的骨头都已经腐烂的不成样子,勉强的支撑着。

可是在老人的眼眶里面,却像是有两团幽绿的火光一样,在隐隐的闪动。

与此同时,周围的灯光忽然间全部都熄灭了,整个屋子里面忽然的陷入了一片黑暗当中。

咔砸咔砸~

忽然的我的耳边传来了一个奇怪的声音,好像是在我的耳朵边响起的一样。

我大惊,回头一摸,却发现手里面摸到的是一个粗布的衣裳,有些像是我师傅以前的道袍。

等等!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

我们几个人身上的衣服都不是这个布料的,我可以很确定。

那现在这个人是谁?

应该不是那个老头子,那个老头子身上的衣服我是知道的,是柔软的棉布。

“你是谁?”我下意识的退后了两步,然后问道。

衣服的主人没有说话,可是我却感觉到了呼吸的声音从这个人的身上发出来。

他呼出的气体有些凉,不像是普通人呼出来的气体是温热的。

那感觉就好像这个人是刚刚从冰天雪地里面回来一样。

“凌天,你在吗?”我问了一句。

可是周围没有人回答我。

也就是说现在凌天可能没有和我在一起。

“小和尚?”

“小道士?”

周围静悄悄的,除了我面前这个人的呼吸声以外,我什么也听不到。

窸窸窣窣~

就在这个一阵安静以后,周围忽然的出现了一阵轻微的声响。

刚刚开始的时候,离我比较远,可是慢慢的,距离我这里越来越近。

“凌天,你听到了吗?你在哪里?”我有些害怕,松开了抓着布料的手,下意识的去摸背包里面的打火机。

这时,冷不丁的,从我面前的黑暗里面忽然的伸出了一双手,直接将我紧紧的捉住了。

这双手冰凉入骨,像是冰块一般,凉的我浑身发抖。

我一哆嗦,抬起一脚踹了过去。

啪的一声响,我的叫直接踹到一个坚实的东西上面,应该是人的胸膛。

“忧儿~”

可是我的脚还没有收回来,面前的人竟然喊了一声我的名字。

只是他的声音极为的沙发,听着就像是老树皮摩擦发出来的声音一般。

可是,这声音,我怎么觉得有些熟悉呢?

我迅速的从背包里面拿出了打火机,然后点燃看过去。

在我面前的是一个女人,一个浑身是血的女人,她身上的衣服紧紧地贴在身上,长长的头发垂在胸前,一张脸惨白异常。

可是即便是这样,我还是认出了面前的这个女人就是我的陈姨。

“陈姨?怎么是你?”我诧异的看着面前的女人,双手有些发抖,不知道要不要去扶一把这个看着即将要倒下来的女人。

之前在村子里面的时候,师傅就说了这一切都和陈姨有关。

可是如果真的是陈姨做的,那她消失做什么?

“陈姨,你是陈姨吗?”我有些不敢相认,于是又确认了一遍。

面前的人点点头,然后砰的一声倒在地上。

我拿起打火机点燃了一直蜡烛。

微弱的烛光在屋子里面四散开来。

我这才发现周围忽然的多出了几个白色的像是蚕蛹一般的东西,白色的,有一个人那么高,可是没有看到凌天他们的影子。

“忧儿~”

女人喊了一声,她将脸上的头发别到脑袋后面。

我仔细的看了看,这的确就是陈姨没有错了。

想到以前陈姨对我的好,我就将师傅交代过我的事情都抛在了脑后了。

“陈姨,你这是怎么了?”我将陈姨从地上扶起来,然后摸了摸她的脸颊。

陈姨的脸颊是凉的,就像是冰块一般。

“没事,我只是很久没有活动了,所以身上很凉,你把蜡烛给我,我要暖和一下。

陈姨说着直接抢过了我手里的蜡烛,手几乎是放在了火上面烤着。

“陈姨,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了?你怎么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了?”我蹲下身,从背包里面翻出几个面包递过去。

陈姨点点头说了一声谢谢,然后狼吞虎咽的大口的吃了起来。

吃了一阵之后,她这才回头看向我。

“忧儿,你怎么到了这个地方来了?”陈姨抬起头来看着我,眼睛里面有一丝晶莹的眼泪。

“陈姨,我们是为了找一个金牌所以来到这个地方的,现在那个世界的人已经动手了,我们要是再不行动的话,怕到时候我们的世界都很有可能直接在被毁了!”我叹了一口气,将师傅跟我说过的话都说了一遍。

说完了以后,陈姨的脸色阴翳的更加的离开了。

“逃不掉了!”陈姨摇摇头,眼神忽然的变得落寞了起来。

她说完了以后,呆愣愣的看着他手里的烛火发呆。

“陈姨,你还没有你是怎么会到了这个地方来了?”我摸出一瓶牛奶,递过去,被她推了回来。

“忧儿,看样子,你是没有办法避免的了,这个世界从来都不是公平的。”陈姨说着眼睛里面竟然有一颗眼泪滚了下来。

她摸了摸脸颊,摇摇头说道:“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我已经离开那个地方了,那个恐怖的地方。”

陈姨说这话的时候身子都在微微的发抖,整个人的脸色都不是很好。

“到底怎么了?村子里面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你知道吗?所有的人都死了,一个也没有活下来。”我叹了一口气,起身走到陈姨的跟前偷偷的将一些白色的石灰粉撒了过去。

鬼魂是怕石灰的。

我记得没有错的话,陈姨应该是已经死了,怎么可能还在这里?

可是我的石灰撒到我面前的这个女人身上的时候,却并没有任何的反应。

“我知道,村子里面发生的事情,是这些人的命,这一切就是命运,你知道命运吗?”陈姨忽然的抬起头看向天花板,眼睛里面是我看不懂的神色。

“命运?可是我觉得命运是在自己的手里面的,如果可以的话,我要有通天的力量,这样就可以挽救村子里面的人了。”我摇摇头,看向了远处的走廊。

刚刚他们不知道不去了哪里,一下子竟然都消失不见了,而且一起消失不简单的,还有那个老人家。

不,除此之外,还有所有的那些蜘蛛,也跟着一起消失不见。

这个房间里面就好像是重新的换了一个地方一样,和先前我看到的压根就不一样。

“忧儿,你的金牌可以给我看一下吗?”陈姨忽然呆愣愣的看着我,眼神里面带着些温情。

“这个……”

我犹豫了一下。

这个东西毕竟是主流的东西,我要是泄露了出去,对我也不是一件好事情的。

“嗯嗯嗯~”

也就在我犹豫的时候,忽然的不知道哪里传来了凌天的哼声。

怎么回事?凌天难道在这里吗?

我环顾了一下四周,却没有发现凌天的影子。

“忧儿,我有一个大的秘密要告诉你,是关于金牌的,你快点拿出来,我好告诉你到底是怎么回事!”陈姨的样子有些迫不及待。

她越是这样,就越是让我觉得不对劲了。

这个人肯定是有鬼,所以才会这样这样急躁的想要我拿出金牌来吧!

“陈姨,你直接说就好了,金牌被我放起来了,不是一下子可以拿到的……“

打赏

关于掌阅| 联系我们| 用户协议| 投稿说明| 版权声明| 客服中心| 反馈留言| 作者申请

Copyright (C) 2008-2017 yc.ireader.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90653号 新出网证(京)字117号 网文证 京ICP备11008516号-8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不良信息举报:jubao@zhangyue.com 举报电话:010-598456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