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g网上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生活 > 爱情婚姻 > 我的青春不在线

第91章 亲姐妹?

  • 作者:安平猫
  • 类别:爱情婚姻
  • 更新时间:1个月前
  • 本章字数:2455

连续好几天都没有遇见高老师,但是我时时有被人凝视的感觉。

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是过敏,但是一想到我在某人的目光注视之下,我就做不到刻意去寻找和高老师偶然相遇的机会——譬如去她办公室楼下。

好在工作可以麻痹人,但是也不能麻痹许久,因为紧接着一场验收会,高教授又要出席——我们不可避免地又要碰面。

说起来,在这个时候,我还真有点害怕和高教授见面。

这种感觉,就好像小学生或者初中生,欺负了同年级或者比自己高一两个年级的女生之后,和她正在上高中的姐姐不期而遇。

在校园里面,因为辅导员不上课,所以像是我们本科生同级别的选手——起码差距不大,但和教授一对比,就好像初一学生和高三学生的对比一样,不在一个层级上。

因此,见到验收会上的高教授的时候,我虽然表情尽量平静,但是心中始终有些惴惴,唯一能够给自己打气的方式,就是告诫自己要把现实当作是一场戏剧,自己要表演得足够精彩,不能够怂得让戏剧失去了张力。

要硬撑住,哪怕像小马哥一样被人用枪指着头。

实际上,拼得一身剐,外部的武力胁迫根本不算什么,真正强大的是控制人内心行事观念的意识形态:就好比说基于社会关于老师的意识形态,虽然我敢于在特定情况下打高老师的屁股,但是我无论如何都不敢在大庭广众之下向高老师动手,更不要说高教授,哪怕不在学校里。

也许毕业几年之后,这种道德强迫才会变弱,或者被空置不用以至于感受不到,但是实际上它也许一直潜伏在我的骨子里。

说起来我们高中毕业的时候,许多人说想要打班主任一顿,结果最后一个动手的都没有。

再举个例子,我被我爸和我妈“教育”的时候,受我“家”的意识形态的影响,即便我爸和我妈已经是虚弱的老人了,在我面前不堪一击,我也最多只敢逃跑,不敢还手,如果是我现在的年纪,说不定我还必须站直了挨打——我还真挺渴望的,因为现在已经没有这种机会了。

意识形态是当前社会运行规则合法化的表现,是社会秩序最有力的保证。

所谓的礼坏乐崩,就是意识形态剧烈地变化从而引发了社会的乱象。

绝对运动和相对静止似乎是万能的描述,社会意识形态一边因袭着从前的传统,同时又在缓慢地不断变化着。

我们的社会正持续地抹去一切向来受人尊崇和令人敬畏的职业的神圣光环。它把医生、律师、诗人和教授变成了它出钱招雇的雇佣劳动者。

整句话正适合吐槽这场验收会,虽然我没有亲手去递交专家费。

在场的专家们努力从专业的角度、殚精竭虑地替发钱给他们的验收单位寻找报告上的错漏。

我观察到高教授在开会的时候显得非常认真——在我看来。

在推选专家组长的时候,她当然地推让给了更有年纪和权威的老同志,然后顺便瞥了一眼坐在后座角落处的我。

我被她看得有些心慌,当即低下头,随即意识到这样做太刻意了,不应该。

供电公司的项目的验收会议就好像是精心准备的一场过场,大家严肃地扮演着自己的角色,但是剧本已经是提前写好的了,这就是社会必需的程序正义。

会议结束之后,高教授自然地凑到我面前,“走啊,小罗,我们一起走了。”

上一次好像说的是同样的话。

她似乎要把这种操作做成习惯。

我们的潘总和其他人似乎已经开始习惯这种操作了,稍微挽留了两句——依然是晚宴,眼见高教授态度坚决,于是对我也问都不问就放走掉了——实际上这时候才四点多钟,还没有到下班的时候。

我维持着僵硬的公式化的表情,跟随高教授一路到了停车场,不用招呼就自觉地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上,刚才一路过来我挖空心思地提一些环保专业的问题和她寒暄。

车子启动了,我还没有松一口气,就听到高教授轻松又淡然地问道,“你和高欣是怎么回事?”

这个问题我该如何回答?显而易见,这两姐妹对于我姐姐的事情都心知肚明,高欣向我摊牌的事情,我不相信高敏教授会不知道和不清楚,所以说她应该已经知道我知道她知道整件事情。

所以高教授完全可以作为受害者和我摊牌,我根本无话可说,除了装作气呼呼地遁走之外,似乎别无选择。

对她可不能像是对高欣一样,反过来用力嘲讽说她不敢面对丈夫的出轨,委曲求全,缺乏勇气!这样做不是不可以,但是我感觉最终我会自取其辱。

这个时候,正如我之前所想的那样,无论如何不能自己退缩,不能别人还没有开始逼问,我就自乱阵脚像罪犯一样把什么事情都交代出来,然后听任对方处置。

她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我自然也要装出同样的姿态,除非她撕下面具,正面突破着来,那我再手忙脚乱不迟。

不过问我和高欣之间怎么回事这个问题,实在是太宽泛了,解读标准完全掌握在她自己手中,我怎么应对都难免有些被动挨打。

你是问我为什么打高欣的屁股?还是问为什么高欣不敢见我了?

如果高欣把那晚的事情和盘托出说给她姐姐听过的话,那么我怎么说都提前处在了不利的地位,高教授可以用任意的理由打我的脸,正如我打她妹妹的屁股一样。

我看了看高教授的表情,她的脸上古井无波,维持着正常的情绪和表情,看不出来什么端倪,似乎完全出于对妹妹的关心随口一问一样。

我不能输,我不能输。

我想了想,装作随意地回答道,“因为王翔的事情,总觉得高老师和我之间有点尴尬的感觉。”

这是一招试探,有本事你不装了,直接质问我是怎么管我姐姐的,又是怎么欺负你妹妹的。

“哦,”高教授的反应大出我的意料之外,她一副了然的表情说到,“这孩子从来没有谈过恋爱,有时候不免反应过度,”她对着我暧昧地笑了笑,“你作为男生应该主动一点,增加一点谈恋爱的经历,对她来说是一件好事情。你还不错,王翔那种的就算了。”

这是何等开明的父母啊!简直就像是面对自己剩女女儿的母亲一样!不过你讲这话让我感觉微妙地不和谐,最起码有点错位。

“没经验,一开始把握不准距离,闹点小矛盾很正常,你应该主动直接上门找她,把事情说清楚,化解她心中的疙瘩就好。”

等等,这是已经钦定了吗?

“我觉得我妹妹还可以,你们之间年龄什么的差距也不是特别大。”高教授又一副红娘的态度说道,“你自己好好考虑。”她对我露出了一个饱含深意的笑容,在等红绿灯的时候。

等等,这个故事好像完全跑偏了,怎么感觉走向有点诡异。

我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心想你和你妹妹是亲姐妹吗?难道说你妹妹其实是一个被宠坏的大小姐,你就等着用她报复我全家?我全家就两个人,不用这么浪费吧?

打赏

关于掌阅| 联系我们| 用户协议| 投稿说明| 版权声明| 客服中心| 反馈留言| 作者申请

Copyright (C) 2008-2017 yc.ireader.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90653号 新出网证(京)字117号 网文证 京ICP备11008516号-8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不良信息举报:jubao@zhangyue.com 举报电话:010-598456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