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g网上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女性言情 > 综合其他 > 嘘!别出声

第100章 瞒着重案组同僚查案

  • 作者:饼干不甜
  • 类别:综合其他
  • 更新时间:1个月前
  • 本章字数:3384

欧阳可可听完这没头没脑的半截话,带着疑问回去见颛西夜:

“是只有我不知道这起案子麽?”欧阳可可把录音笔推到颛西夜手里,“那起试药厂医生杀人还冒充是精神失常的案子?”

颛西夜说:“这是你入职之前的事情了,当时很快就被压下来。我们也不是故意要调查它,”他看着欧阳可可难得的柳眉倒竖的模样,弯了下唇角说:“我知道你很奇怪为什么会有这起案子,你听到的那一部分信息也差不多是残缺的——这是个保密的案子。只有你和我会知道这个案子。”

其实还有颛市长。

颛西夜的眼神晦暗了一下:他的父亲在他被‘审查’囚禁期间,反复叮嘱他千万不能追查命运伦敦号的事情。他问到底是为什么,如果他的父亲不愿意告诉他,他就立刻辞职、离家出走去香港查这个案子。颛市长百般无奈下,说他可以查这个案子,但是这意味着他身边的人会顶着很大的压力。

“你可以查一些与之相关的事情,但是不要直接让人知道还有人在查命运伦敦号事件。”颛市长如是说。

为了让颛西夜安心,颛市长告诉他,有一起案子是他可以查的,就是试药厂医生突发精神失常的杀人案件。当时这起案件也被强行行政结案了,杀人者被关进了精神病院中,到现在已经有一年了。

而颛西夜想到的并不是那个医生究竟是不是无辜的,而是,为什么那一起案件也被行政结案了?就像检察长夫妇一样,领导是还想要保住什么人吗?

欧阳可可从颛西夜的手里拿来了这起早该结案的案件资料,一起连环杀人,凶手还是在职医生的骇人听闻的案件,所有的资料加起来竟然只有薄薄的一个牛皮纸袋。欧阳可可用一个下午就全部看完了:

一年前的深圳市第一医院,跟香港的某个医疗组织合作,研制出了一只疗效不明的疫苗,他们用半个月三万的价格招募试药的志愿者。志愿者签署了保密协议之后,近乎所有的志愿者都被他们的负责医生杀死了。

那个负责医生事后被诊断他在杀人期间处于精神分裂期,于是这件案子便算作是精神病杀人,也就只好不了了之了。

但她下午才见过的那个吸毒者说,他也参与了试药,并且没有死,还目睹了那个医生杀人的过程,只是很显然,他试药之后付出了极大的代价,现在已经人不人、鬼不鬼了。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啊?”欧阳可可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的资料。颛西夜明显已经提前看过一遍,他在很多地方打上了批注,比如说:

‘已经让专人查实,香港的这家医疗组织是挂名的,没有行医执照。’

‘所谓的疗效不明,是因为第一医院与这家医疗组织唯一有来往的合作人,也就是那个凶手医生,被关进了精神病院。所有的已有疫苗都被用于试药,所以警方无法证明当时的疫苗的效果。’

‘试药人看到的广告全部被撤销了。并且已经被确定是假广告。’

‘那个医生曾经跟警方说明他是被药物控制的,但是他不能证明有这种药物存在。’

欧阳可可问过了颛西夜才知道:这其实是颛西夜从深圳市公安局的秘密悬案库里调取的资料,所以这些批注都不是颛西夜打上去的。

深圳市没有设置重案组,所以重案组可以依照全国侦查范围,在深圳市进行执法。

“您是说,这些都是深圳警方查出来的?那为什么只有这一点资料?”欧阳可可问颛西夜说。他们平常经手一个案子,往往案件相关人的笔录都有一大摞纸那么厚,即使是输入电子库办公也要几百kb,怎么到了深圳市那边就以言简意赅、简洁明了为重了?

颛西夜解释说:“这个案子被行政结案了。”

他不需要做过多的解释,欧阳可可便明白了:毕竟她才经手过一个被行政结案的案子不久,被行政结案之后,那个案子大部分的资料,就全部被上头的领导调走了。只剩下几页纸放在一个文件夹里藏进档案室。

眼下颛西夜的意思,就是要他们两个人,瞒着重案组其他人查这个案子,可谓是十分冒险的做派了。

“你对于这个案子有什么看法?”颛西夜抬了抬眼皮看欧阳可可。

“我可能要向您告假去一趟深圳。”欧阳可可想了想,对颛西夜说,“重案组这边离不开您,但是我却可以随时走动,如果他们问起来,您就说我病了,交代起来也很容易。”

颛西夜明显对欧阳可可的做法有些意外:“你去深圳做什么?”他的意思是,私下联络深圳的警方,请求他们的援助。并不需要专门跑去深圳一趟。

况且,他很确定他已经跟欧阳可可说明了:自从那个案子被行政结案之后,当时写这些批注的那个警察就内退了,现在怕是根本找不到这个人了。欧阳可可去深圳调查情况,怕也是白费力气。

“你不会是想去找这个警察吧?我都说他四十岁就退休了。”

欧阳可可俏皮地露齿一笑:“当然是去找深圳市第一医院,还有这个医生现在住着的精神病院啊。我找那个警察做什么?就算他还记得案情,大概也不会敢说从中的内情吧?毕竟被这个案子逼到退休了。”

没想到她却是看的明明白白。

“你不害怕?”颛西夜问道,“你还很年轻,在刑侦上又很有天赋。这条路上你有大好的前途可以走。你是女孩子,长得又很漂亮……”他说到这里,一时就哽住了,他不知道自己列出这些项究竟是要试图说服谁。

还是想要试探谁?

欧阳可可轻松道:“有什么可以害怕的?本来当警察就是我家里人对我的期许,我其实就是想惩罚那些恶人而已。现在不能惩罚恶人的话,我挂着个警察的头衔也没用,不如早点辞职回家,考个教师资格证,这样还比较好嫁人。”

尾音都翘起来了,真的有这么开心吗?

颛西夜最终还是答应给她假,让她私底下去查这案子。但是让她没必要那么早就去深圳。

他闷闷地说:“那个得了精神病的医生其实就在广州这里的精神病院疗养,这里的医疗环境比深圳好很多。你到时候查完了具体的情况再去深圳也不迟,”颛西夜想了想,找补一句:“虽然他大概也不能提供什么线索给你。”

欧阳可可觉得他说的也有几分道理:毕竟那个医生现在已经是个精神病人了嘛。

“那么他在哪家疗养院接受治疗?”

颛西夜想了想,“好像就是你今天下午去的那家,他跟那个吸毒者住的同一家疗养院。毕竟都是被行政机关控制住的,比较安全。”

如果让欧阳可可自己来看,可能还不觉得怎么样。但是被颛西夜这么说出来,欧阳可可便觉得十分奇怪:

如果说那个吸毒者还能算是污点证人,那么那个精神病医生又是怎么一回事儿?另外,行政机关为什么要控制住这么两个人?难道是有人想要时时刻刻把他们放在眼皮子底下麽?

她正思忖着找时机和理由再去一次那个疗养院,这次是以重案组回访的理由,而下次失了重案组的名头和支持,要不落痕迹、不受怀疑地过去,只怕就有些困难了。

正当欧阳可可和颛西夜说着话的时候,胖子从外头匆匆进来,他手里还拿着分机的无绳电话话筒,他一见颛西夜,就忙不迭地要递给颛西夜:“头儿,又来案子了。”

欧阳可可看他这么一副紧张的样子,打趣说:“胖哥,出什么事儿了,感觉你比家属还心急啊。”

胖子白了她一眼:“小女孩不懂事!”

欧阳可可很少被胖子这么说重话——实际上因为她活泼又机灵,重案组的人还从没跟她这么说过话。“到底怎么了?”欧阳可可觉得奇怪起来:不单是被说了重话,还因为颛西夜的脸色愈发难看起来。

胖子说:“你今天下午是不是去芳村我们的那个疗养院了?”

欧阳可可点点头。

“还见了之前案子里头的一个得了艾滋病的污点证人?”胖子问。

欧阳可可继续点头,只不过这次速度慢了些:胖子怎么会知道?分明这件事应当只有她和颛西夜知道才对。

胖子说:“那个污点证人死了,就在你见完他五分钟之后。据说跟他住一起的一个精神病人拿牙刷磨尖了头,捅穿了他的肺。然后现在疗养院那边怀疑是你刺激了那个精神病人,所以才有这场祸患。”

欧阳可可脸皱起来:“我都没见过别人,除了他的一个主治医师,还有值班医生。怎么有功夫去刺激个病人。”她似乎想到了什么:“他一个艾滋病人,怎么跟一个精神病人住在一起啊?这不太对吧。”

颛西夜挂断了电话,他的脸色相当难看:这无疑是‘上头’再一次对他的警告。

“现在不是纠结有没有跟那些病人见面的时候了,现在跟我去现场。胖子,去叫条子准备一下技术手段,你和他留守局子里随时听我们安排。这次请的法医是哪一个?”

打赏

关于掌阅| 联系我们| 用户协议| 投稿说明| 版权声明| 客服中心| 反馈留言| 作者申请

Copyright (C) 2008-2017 yc.ireader.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90653号 新出网证(京)字117号 网文证 京ICP备11008516号-8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不良信息举报:jubao@zhangyue.com 举报电话:010-598456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