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g网上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经典武侠 > 式微

第32章 义薄云天

  • 作者:磨剑少爷
  • 类别:经典武侠
  • 更新时间:10天前
  • 本章字数:2143

蒙面人的身影突然疾变起来,掌法愈快,漫天之间顿然笼罩起一片如鬼火般的幽蓝光气,当两人还没来得及应变,“澎澎”两掌,两人各被蒙面人击中当胸,倒飞出去,各自觉得喉头一热,嘴里滋生出一股咸咸的味道,鲜血缓缓自嘴角流出。

已被小天魔拖出屋外的关柔水见状失声惊呼起来。

两兄弟的神情依然狂傲不屈,纵然是死,也要抬着头,巍然地死去。

两人缓缓地拭去嘴角的血,咬了咬牙,站起来时已感到十分吃力,他们心里都很清楚,蒙面人这一掌岂止开碑裂石的威力,已伤了自己的内脏。也就是说,只要两人再用力战斗,就会造成内脏加剧地崩裂,内脏就会大量地出血。

他们的生命已只剩下微弱的战斗力。

然而,他们不会坐以待毙。

他们仍然以仇恨的姿态屹立着,如那巍然千年的山岳,那是一种藐视,一种视死如归,曾驰骋于千军万马腥风血雨之中,又何曾惧过死亡?

李不归轻叹一口气:“其实你早该和柔水成了亲,为宗家传下香火的!”

他没看宗北望,但这话是对他说。

宗北望说:“你不也一样吗?为了保家卫国镇守边关,弄得至今的感情世界都一片空白。”

李不归说:“生于乱世,腥风血雨,男儿当提刀剑,挟正锄邪,建功立业,又岂奢望儿女情长?不过你不同,你早有你爱的人,也有爱你的人,很早就注定了,你应该负起这种责任,如果你今天还能侥幸活下来的话,你真的应该先给柔水一个交待。”

宗北望无奈一笑:“恐怕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两人一直对话,但一直面对着白发蒙面人,蒙面人看不出两人有什么不对,根本不象是自己想象中的衰败颓丧,不由得十分不解,放眼天下,任武功奇绝之人受了这般掌力又岂能从容而立,傲然面对?

可他们明明是中了掌,受了伤!

他忘记了一点,忘记了眼前的人是谁,名列“铁血四将”岂能同常人而论?“天神”张雷阳,曾以一人之力来往于蒙军万千人马之中,杀敌上千,身中数刀却挂满敌头而回;“铁将”关守龙曾因其父关猛秋战之城外,一人冲出城去,在团团围攻之中抢得父亲尸体,也是遍体鳞伤,但仍安然回城,回城了才因流血过多而不支倒下;“狂侠”李不归与“战龙”宗北望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李不归乃宋高宗时太师李纲后人,也是从十二岁开始冲锋陷阵,多少年来对猛如虎的蒙军心不怯,恨如仇,冲锋陷阵之中杀得蒙军人仰马翻,守得城池固若金汤,只可惜朝廷断浪。

“铁血四将”的名号不是封的,而是用事实证明,被别人所赞服的,在他们的身上,血不是血,肉不是肉,全身都是钢铁一般,钢筋铁骨似的,因此他们不是人,是神,是凡人心中的神。他们的心志经历过烈火的淬炼,忍人不忍,能人不能,从不会为了生命的存活而乞求与恐惧,他们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绝不倒下,永不屈服,即使肉体逝去,但信念永恒,灵魂长存!

世间最强大的、最霸道的绝不是武功,而是意志,意志才是弱者与强者的区别与比较。

“等下我全力一击,你趁机退走,一定要抓住机会。”李不归用手势打暗语。

“你这是什么话,我宗北望岂能不顾义气,做贪生之人!”

“没有人会说你我怕死,但死一个比死两个要好!”

“那好,你走,我来牵制他!”

“如果你死了,柔水还活得下去吗?你走了,他们也不会对柔水怎样的,柔水只不过是他们对付你的筹码而已。别忘了,在月圆中秋之时,在边关的城墙上为我烧一碗烈酒,纵然天地有别,但只要信念活着,感情还在,咱们兄弟也一样可以对话,畅谈心事。答应我,一定要活着离开,有朝一日秣兵厉马,挥师大漠,雪我低贱等级之耻与山河破碎之恨,我死瞑目矣!”

宗北望的心里止不住涌起一阵酸楚,眼眶中泛动着滚滚热泪,男儿有泪不轻弹,但当胸中情怀无比感动的时候,生离死别的时候,一个重情义重过生命的人又如何抑制得住!

夜如水,平地里起了一阵风,飘飞的衣衫拂动的头发,死亡竟然是一种从容一种坦然。

白发蒙面人的眼中的凶恶之气陡然炽烈起来,他已经准备着再发淫威了。

李不归与宗北望也各自凝神以待,这将是石破天惊的遭遇,在这一刻之后,整个世界都将处于一种毁灭与颠覆。

然而,有很多事都无从选择。

宗北望最后的看了眼关柔水,她一直看着这边,暗淡的月光下,脸上的泪痕与眼中的关切担心以及焦急之情,宗北望都能一目了然,但她无能为力,她也不过是一只待宰羔羊。

风愈急,并非自然的风,是从白发蒙面人身上散发出来的。

然后,透过蒙面人的黑布,从双眼之间泛出一种幽蓝的光,然后这种光迅速向全身蔓延,很快他的整个身体都被蓝气笼罩,犹如一个传说中面目狰狞的鬼怪。

李不归突地一声怒叫,人随刀,旋身而起,满腔仇恨愤怒如火山爆发,拼尽全身之力地砍向蒙面人。

只见刀影,只闻刀风。

宗北望于此同时将两手指放入口中,吹出一种极响亮的口哨,便听得一声长嘶,但见一匹烈马腾空而来,从院子里径直越过院墙,往宗北望身边窜到,宗北望恰好的跃上马背,只来得及回顾一眼,战龙驹已奔出数丈之外。

小天魔与那些拿狼牙棒的蒙面人想拦截之时早已来不及,他只是愤恨不已的挥着天魔剑,却也不可奈何。他没想到宗北望会突然走,李不归与宗北望的暗语他们根本不懂。

宗北望任由烈马狂奔,心中悲痛急涌,脑中一片空白,眼看着至亲至爱的人陷入魔掌,而自己却要偷生。

但他别无选择,他留下枉送性命是无所谓,可边关将士还翘首以盼他的粮草,难道他能连累他们一起死?

英雄,不是为自己活的!

前面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在静寂的夜中是那么地清楚可闻,马蹄声越来越响。

很快,宗北望便看见了几骑马,正迎面奔来。

打赏

关于掌阅| 联系我们| 用户协议| 投稿说明| 版权声明| 客服中心| 反馈留言| 作者申请

Copyright (C) 2008-2017 yc.ireader.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90653号 新出网证(京)字117号 网文证 京ICP备11008516号-8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不良信息举报:jubao@zhangyue.com 举报电话:010-59845699